今天是:
  • 新聞聯播 | 部門動態 | 鄉鎮快訊 | 領導之窗 | 每週一星 | 視聽虞城 | 學習園地 | 脱貧攻堅 | 外媒報道 | 工作專題
  • 政府文件 | 服務大廳 | 公示公告 | 雙百專題 | 書記走基層 | 名企名校 | 攝影 長廊 | 書壇畫苑 | 文學天地 | 文化長廊
  • 您當前位置:虞城網官網 >> 文化長廊 >> 瀏覽文章

    中國廉政文化歷史故事 | 稱職的監察官(十二)

    時間:2020年12月01日信息來源:本站原創 點擊:次  字體:


    高恭之(?—531),字道穆,遼東(今遼寧遼陽市)人,北魏大臣。

    高恭之學涉經史,不是名流俊士的,他便不與他們交接。高恭之素有大志,他經常對人説:“人生貴在砥礪德行,確立志向!我的志向是成為夜裏脱下羊裘皮衣、早上佩戴明珠上朝(注:這是北魏御史官服)的御史。如果理想不能實現,我會駕一葉扁舟隱居江海,以保持我高潔遠大的志向!”

    北魏正光年間,高恭之以御史身份出使相州,相州刺史李世哲是當朝尚書令李崇之子。此人天性陰險狡詐,極善阿諛奉承別人,並且通過大肆行賄結納當朝權寵,精心編織了一個龐大的關係網,朝中重臣多偏袒他。憑藉家勢及眾多的關係,李世哲肆無忌憚地胡作非為。為了在相州建造屋宅,他逼買民宅,使當地百姓流離失所,搞得全境內怨聲載道。高恭之到相州後,面對李世哲如此盤根錯節的關係網,他沒有過多考慮個人利害關係,毫無畏懼地將李世哲屋宅上所有違法亂建的東西全部拆毀,並搜出其大量貪污受賄的贓證,原原本本地奏聞皇帝,使李世哲自此威風掃地。

    北魏時期御史中尉是國家監察系統的最高長官,其職責是“督司百僚”,因此權力很大,氣勢煊赫。北魏曾制定制度規定:每當中尉出入時,千步以內清道,“與皇太子分路,王公百避,鹹使遜避,其餘百僚,下馬弛車止路旁,其違緩者,以棒棒之”。一次,高恭之出行時,帝姐壽陽公主阻礙清路,負責清道的執赤棒卒呵斥她讓道遜避,但公主恃勢置若罔聞。高恭之立即令執赤棒卒用赤棒搗破了公主的座車。公主深以為恨,泣訴於孝莊帝,帝對公主説:“高中尉是位清正勁直的人,所執行的是公事,豈可以私恨責怪他呢。”高恭之後來謁見皇帝,孝莊帝説:“那一天家姐行路觸犯了中尉的雄威,我感到極為慚愧。”高恭之免冠謝罪説:“臣蒙陛下恩,守陛下法,不敢私於公主虧朝廷的典章,以此負陛下。”孝莊帝聽罷,急忙説:“本來是朕覺得愧對愛卿,不想卿反倒對我謝罪。”

    當時爾朱榮把持朝政,權焰熏天。他深知御史台是監督百官的要害部門,多次託人讓高恭之看在自己曾經舉薦的份上,安插幾個親信到御史台供職,被高恭之一口回絕。高恭之堵死後門的同時,大開前門,嚴格把關,先後考察提拔了四十多個清正廉明“皆當世名輩”的賢士到御史台擔任中高層領導。

    高恭之心寄蒼生,“凡是益國利民之事,必以奏聞”。當時市面上流通的錢幣名義上是五銖文,實際只有兩銖重。因為一些不良商人利用官府允許私人鑄錢的機會,大發昧心財。他們用81文錢向官府購買一斤純銅,偷工減料可以鑄出200文薄錢。這些錢薄如榆莢,一穿就破,放在水面幾乎沉不下去。百姓們深受其害,怨聲載道。高恭之上書,直接指責薄錢橫行的根源在於朝廷的不作為。朝廷應該讓利於民,改鑄大錢。他具體測算出,一斤銅只能鑄76文錢。他給皇上算了一筆賬:最便宜的銅市場價也賣五十多文,私鑄者把人工、食料、錫炭、鉛沙等成本算上,發現完全無利可圖後,自然會放棄私鑄。如果私鑄的錢幣偷工減料,自然有相關刑罰等待私鑄者自投羅網。皇帝採納建議,下令鑄出永安五銖錢。新幣發行後,錢貨暢通,公私兩便,百姓們感激不盡。


    文章熱詞:
    延伸閲讀:
    網友評論
     以下是對 [中國廉政文化歷史故事 | 稱職的監察官(十二)] 的評論,總共:0條評論
    領導會客廳
    • 縣委書記 白超
    書記駐鄉走基層